《电商法》落地:新规下求“突围” 行业或迎大_一木SEO网
《电商法》落地:新规下求“突围” 行业或迎大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电商法》落地后的代购众生相:休业观望、减订单量、寻求挂靠

  新规下求“突围”行业或迎大整合

  上海青年报

《电商法》落地:新规下求“突围” 行业或迎大

  新规下众多代购商寻求“突围”方式。青年报记者 张瑞麒 摄

  从去年年底的大肆发广告“扫货”“囤货”,到元旦后小心翼翼规避各类敏感词,这两天,各类“画风突变”的代购广告让市民王小五有些措手不及。而在屏幕的另一边,代购者们则感叹“凛冬将至”,观望着决定去留。今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商法》)的实施引发代购圈震荡,被戴上了“紧箍儿”的“灰色地带”或将迎来洗牌与整合。对于消费者而言,虽然可能因此失去了“薅羊毛”的机会,但消费过程将更有保障(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代购广告转“画风”信息规避“敏感词”

  一个月前,王小五的朋友圈一度被各类代购的促销广告刷屏,“明年海外代购可能要加税啦,最后一次年前采购,还没预订的抓紧!”“囤囤囤,买买买,所有商品大促清仓,宝宝们请抓紧最后的囤货机会。”在她的印象中,那段时间代购们发的多是高单价产品的广告,想买小件低价护肤品的她甚至一度找不到愿意接单的代购。但即便如此,她仍不时从微信群中听到某某代购“满载而归”的消息,“有些日本商场听说预订的商品都已售完,有的代购即便缺买了很多东西,还是带了80公斤的货回来。”

  几天后她才知道,年底代购们的“狂欢”源于即将实施的《电商法》。今年1月1日起,《电商法》正式实施,其中定义的电子商务经营者,是指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包括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以及通过自建网站、其他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的电子商务经营者。

  根据专家们的解读,代购、微商应被囊括在内。《电商法》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并依法享受税收优惠。在王小五看来,这无异于给过去游走于“灰色地带”的代购群体下了“最后通牒”。

  短短十多天后,不少代购偃旗息鼓,仅存的一些仍在发广告的代购,文末也不忘提醒客户“私聊请规避敏感词汇,必要时语音通话”。他们口中的“敏感词”包括“订单”“发货”“付款”等。虽然平台和管理部门未出台具体监管细则,但在代购圈内,类似的小道消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甚至有网友爆料,部分代购已化身“灵魂画手”,采用手绘的形式发布广告。

  有市民担心,《电商法》出台后,代购会集体涨价。但在买家郭奕奕看来,新规的出台正好可以管管原本“野蛮生长”的代购圈。“代购帮你买到的不一定是正品,不是所有代购都愿意乖乖排队去大超市买限购产品。”她曾听资深代购揭秘不久前流行的“直播代购”,称有些代购者去的并非日本的大型主流超市,而是一些缺乏资质的“黑超市”。“里面东西包装跟正品一样,但单价会便宜5到10元人民币。”但是通过直播的方式,一般的客户只知道代购去了日本,但无法判断买到的是不是正品。而一旦买到假货,缺乏购买凭证的消费者要维权也是难上加难。如今新规出台让代购群体的准入门槛提升,郭奕奕认为,长远来看有利于保障消费者权益。

  代购圈暂停业务观望有人未来考虑“挂靠”

  去年12月31日,丽丽在朋友圈发布“休业公告”,称新的一年将暂停代购业务。而此前,正在香港上学的她是一名兼职“港代”(香港代购),利用课余时间定期往返于深圳与香港,将从香港购买的化妆品寄给客户。

  “之前的比较固定的买家有20多个,都是朋友在网上介绍认识的。”当初为了从事代购,丽丽注册了一个新的微信号定期发布广告。每当发现“好货”时,她会把商品的介绍和价格都发布在朋友圈,等待客户私信下单。丽丽自认并非专业代购,对她而言,代购只是为自己挣一份零花钱,是去深圳办事时的“顺手之举”——她习惯把代购的商品一同带往深圳寄出。“每次带的货也就一个拉杆箱,一般贵的东西一件我也就赚三四十元,代购一趟大概能赚几百块钱。算下来我在深圳玩一圈基本也就把赚的钱花完了。”

上一篇:电商法实施一周:多数平台默认搭售勾选消失 下一篇:新电商法来了 代购化身“灵魂画师”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